默默地浪。
有人聊就能乐上天。
专注屯粮√
 

《【焱亮】兄弟。》

*内含漫画番外篇衍生。建议先看眼漫画番外篇。弟弟担心自己变成了哥哥的负担,急于寻找力量的小番外。
*梦境梗。漫画设定下的小亮梦到了动画剧情。漫画向。曹焱兵一直都是哥哥。
*弟弟对哥哥的追逐。OOC。文笔渣。害怕。

^
 曹玄亮做了个冗长又阴沉的梦,太过刺痛的不真实感让他有一丝迷茫。他慌忙看向身侧的哥哥,那人熟睡中的脸透着疲倦。
  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猖狂样子,入了夜倒这般柔和平静。应该是没察觉到自己醒来了吧,少年小心地打量哥哥的脸。
  那一次又是怎么被发现的呢?半夜偷跑出去的那次。
  倒也不是多久远的事了,儿时记忆里哥哥的身影总是严厉而高大的。敬仰,崇拜,还有一丝畏惧。然而最强烈的是追逐和渴望的心情。
  一直都想要与那人并肩前行。
  超乎寻常的训练,一次次鞭策打击,曹玄亮一度崩溃,却从未放弃。
  已经成为哥哥的负担了吗?
  他曾这么想过。
  若是能战胜地狱来的魔鬼,供自己驱使就好了,有一个也好啊。他不想拖哥哥的后腿,自己的软弱会是眼前高大背影前行路上的牵绊。
  他的哥哥是新世纪的王者,不能有软肋。哪怕那软肋是他弟弟。曹玄亮始终这么坚信着。
  “你要更加坚强。”
  “哭什么?再来。还不够。”
  哥哥的声音回响在耳畔。说不怕,是假的。冰冷的深夜里阴气四散,那彻骨的濒死恐惧曹玄亮至今都记得。他也后知后觉地猜想,独自偷溜上街挑衅亡灵,从一开始就单纯只是对哥哥的示弱和撒娇吧。
  毕竟摩托车灯照亮的是他到如今经历过的全部人生。所以,即使是被亡灵击倒在地,即使是必死无疑的境地里,他始终明白,在自己身前奔跑着的男人从没抛下过他。
  曹玄亮猛地想起了刚才的梦。
  那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人生。他拥有了所渴望的,力量。保护哥哥的力量。
  就像曹玄亮一直思考着的。那天夜里,他站在来自地府的恶鬼面前,真正看清了哥哥每日在与什么战斗,因什么而挡在自己身前。那魔鬼训练的原因也瞬间明朗。
  害怕失去的人不止他曹玄亮一个。
  他的哥哥会带着他上房揭瓦闹翻天,捅马蜂窝戳蚂蚁洞,揪小姑娘辫子抢别家的玩具,他的哥哥会奋不顾身的骑着那辆破摩托,无时无刻都在护着他。曹焱兵是曹玄亮的半边天。
  可曹焱兵背负的还有不知何时来袭的暴风雨,他曹焱兵不能躲,也不能弱。一丝一毫的差池,于他无所谓,可他无法忍受弟弟的受伤。
  一切的严厉和冷酷都是为了生存。为了让未来可能发生的变故尽可能远离这个已然残破的家。为的是有一日曹焱兵真正离开了,名为曹玄亮的少年能依旧明亮的生活。
  少年已然成长起来,仅存的稚气在此刻却再度显露。梦里生离死别的场景让曹玄亮心痛。如果有机会,我来做哥哥吧。就像梦里的那样。我不会让你受到威胁,就像你保护我那样。
  少年陷入突然的恐慌中,紧张担忧地看着自家哥哥。隔了好一会,一双小手勾住了青年的脖子。
  曹焱兵其实早就醒了的,无论少年长没长大,在他眼里,曹玄亮始终都是个小家伙,一个爱犯傻缠人的小混蛋。
  他眯起眼看到的就是弟弟有些惊慌的脸,曹焱兵压下冲动,安静地装睡,等着小家伙下一步动作。他忽然想起来之前去街上救人的那次。
  那次是有些过分了。他只是有些急躁,急于让弟弟获得力量。这么多年,夜里他都睡不安稳的,曹玄亮有什么小动作他都一下子就知道。只因放心不下。
  正暗暗回忆着,脸颊上突然传来轻柔的触感。
  少年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亲了哥哥一下。像是做了坏事的孩子,害羞不已又有些激动。
  这下子曹焱兵也有些愣了,努力克制不笑,就像之前发觉弟弟胡闹着半夜出门一样,在心底默默叹了一句。
  傻瓜。
  又过了会,脖颈上的小手还没收走,曹焱兵几乎以为他弟弟就这么睡着了,于是睁开眼。黑暗里眼睛还不太适应,迷糊间他看到了对面亮晶晶的透着惊慌的双眸。
  “哥哥!你……你怎么不睡觉?”
  少年有点局促不安,曹焱兵敢打赌,这小家伙绝对脸红了。
  曹玄亮自认为早过了撒娇的年纪,也早就不好意思黏人了。这会这么一举动,他自己是又羞又恼。
  都多大个人了啊!不害臊。
  曹玄亮默默骂自己。
  “谁让你折腾?怎么啦!”曹焱兵故作不耐烦地问。
  少年抖了下身子,整个人抱住了哥哥。“我刚才做了个梦。”
  “噩梦?”许久未见这个模样的弟弟了,当哥哥的有点惊讶,随后回抱。
  “不算。是个美梦。”曹玄亮轻轻地笑了,“梦里的我可厉害了,是……是和哥哥一样厉害的人。我是哥哥,你是弟弟。后来你又成了我哥哥……”叙述的声越来越小,曹焱兵一头雾水。这都什么跟什么?
  曹玄亮也觉得自己怪傻的,起身下地,喊道:“没事!我去喝口水。”
  “怎么不穿鞋?地下多凉啊。”这孩子。曹焱兵赶紧叫住了弟弟,“喝什么水,你渴吗!回来睡觉。”
  “哦。”少年摸了摸鼻子,蹭回床上去了。
  半晌无话。
  曹焱兵又要睡着的时候,身旁的小鬼又发难了。
  “哥……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。”少年轻柔的声音砸在曹焱兵的心口。
  “我刚才梦见我变成了哥哥,你是弟弟。就像之前我偷跑出去闯祸的那次,我救了你一命。成了亡魂守在咱家。”曹玄亮仔细组织着语言,声音越来越小。
  到了最后,小声嗫嚅道:“我想变的比哥哥还要强。我想要能有拼死保护哥哥的力量和勇气。我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。”
  “梦里面后来,变成哥哥的我死了。哥……我不太想当哥哥了,因为梦里面我死了之后你很难过。我不想你难过。”
  还是我来难过吧,我来做那个留守的人。闯荡天涯远方的人有快意恩仇,离别后的苦痛,死亡隔绝后的悲伤,就让我来担着。曹焱兵只需要肆意过活就好。
  当哥哥的总是跑在前面,努力让弟弟过得最好。却不知弟弟不想要温柔的铠甲,他想要的是并肩前行的力量。
  “傻瓜。”曹焱兵默默把远离自己的人圈回怀里。
  兄弟之争有什么意义呢?无论身份是什么样子,曹焱兵和曹玄亮,永远都不会分开。
  “唔。哥哥才是。”
  这会借着月光曹焱兵看清了,小鬼脸上确实泛着红晕。怎么越大了越矫情哟,小时候傻乎乎的多好哄。
  哥哥正吐槽,弟弟则轻轻动着身子,有些凉的脚就蹭上了曹焱兵的腿,刚才下地没穿鞋,还带了点土,怪痒的。
  小手又拢了起来放在哥哥的胸口,把被子一踢,整个人滚到了哥哥怀里。不一会,曹焱兵身上就长了个小八爪鱼。
  曹焱兵有点欲哭无泪,想了想说:“说真的,要不,你来当哥。”
  “不要。”少年吸了吸鼻子,又向自家哥哥那儿凑了凑。
  奇怪的梦还是不要做了。他才不要和哥哥阴阳两隔。虽然无论如何,他们都还会一起。
  天渐渐亮了,夏玲精神饱满地看着曹魔王淡淡的黑眼圈发笑。要走了呐。
  曹焱兵郑重地把这条街托付给了弟弟,那一刻曹玄亮明白了,哥哥一直都有认同自己。梦里的场景再度回荡。
  曹玄亮想了想还是没那么说出口。他才不要说什么等不等呢。当哥哥的要是不回来看弟弟,他就杀过去教训他曹焱兵。
  外面的世界风起云涌,而他们始终都是彼此的王。无论是何种命运羁绊,彼此相连的心永不会退缩。
  因为,他们是兄弟啊。

^
【后记】
这是一篇罗里吧嗦个人情感强烈的文。
看完的就是我的天使。给你小花花♡
感谢不打之恩。噗。
主要想表达的东西尽可能描述了,还有点不尽人意。语死早系列。如果你能感受到一点点我的理解,那就太开心太玄幻了。噗。

评论(5)
热度(57)
© 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