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默地浪。
有人聊就能乐上天。
专注屯粮√
 

《【刘曹刘(无差)】烦。》

*极度不明所以极度无脑。私设多。
*现代普通人设定。纯粹的想写从小闹到大的场景。
*也许会延伸成系列。
*作者人蠢且渣。莫奇怪。严重OOC。
*又及。若是说恋人向的cp我选择刘曹。骨科是另一方面的好吃。以及这俩的cp名到底是啥?

^极度傻缺的正文。
^

  天热的惹人烦,冷气开到了最大,还是觉得闷。青年蹲坐在空调口旁,百无聊赖地发呆。
  毕竟是到了周末,这会商场人流已经来了,但也不到最要紧的时候。正惬意呢,远处几伙人结伴走过来。
  “羽禅儿啊,禅儿?”
  “嗯。”
  冷冰冰的机器终于又热烈起来,叮叮当当地唱着曲儿,掺着金属币子摩擦碰撞的声音。
  刘羽禅看着柜台前的少年少女,只见为首的人僵了一下,欲言又止。青年有些疑惑,勾起一丝微笑以作安抚,眼前的几人倒更加拘谨。
  兑个游戏币而已。
  几番周折终于弄清了,一行人如释重负,慌忙向场子里跑去。
  青年无奈地低头,他坐的这个台再简单不过,这游戏厅也开了有个把年了,可偏偏他来这没多久,几个熟客就透过老板给他传音。说是他整天阴着张脸,怪渗人。
  老板是刘羽禅家里一个单元的,那人四十多岁也没什么正形,天天沉迷网游,连带着一胡同串子都跟着不务正业。这也就招来了许多后话。
  放假打个工至于的吗。刘羽禅不是多话的人,脸也就跟着冷了两分,但怎么就叫阴沉了?他坐台也常带了笑,可情况却更糟。
  后来就传开了,隔壁大商场四楼的游戏厅新来个小哥,人长得美,就是气场太强了点。这倒也引来几个客人,一边胆战心惊感受着透着迷之气场的笑,一边偷偷观察美人。
  赶得巧了,你还能碰上一人,猖得跟爷儿似的。
  “就你那脸,笑得还不如绷着呢!”那人是这么说的,坐在柜台上挡了一路客,还自顾自喊着本来就没没人乐意来。
  刘羽禅也是不明白了,他这是招了谁了?
  经曹焱兵这么一乐,刘羽禅觉得情况更严重了,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被咒的。毕竟人那宝贝弟弟可说了。
  “眯眯眼的都是怪物!”得了,一听就当哥的教的,当事人那会正捧着把瓜子笑得癫狂。
  没辙。
  打认识了就没辙。
  很早就有人说了,说曹家那个大的,皮着呢,就是睡觉翻个身都能惹到全小区都知道,自封的魔王称号年过十八了还挂嘴边。
  还有人说了,曹魔王闹了?你可别急。找他家隔壁单元的刘公子来,这小伙脸可俊,美人一个,笑起来更是惹人爱。那身段当得上公子俩雅字。
  两人一旦凑成一堆,火药线就算是对上了。不过没事,炸不了。
  这俩当事人也是不明不白,从小面子上没什么过不去的,背地里互怼是常态。一打上了照面,曹魔王也不撸袖子瞎嚷嚷了,眼神代表一切,刘公子呢,依旧面如春花,谁知道肚子里揣着什么。就这架势,他俩倒还真没干过架。背地里较劲算不得,小时候的厮混总是要分几个帮伙,再后来两伙人莫名就搭上了。
  所以别人就又有话了,曹家那个大哥真是有本事的,都快上了天儿了,能把那刘公子带到阴沟沟里去。殊不知,馊主意基本都是他刘羽禅出的,儿时他俩两看相厌又莫名惺惺相惜。
  在还没什么观念的俩小脑袋瓜里,大抵是分为对方和智障两类人。这俩从小口气就不小,旁人根本入不了眼。这勾搭上了,倒也还一副不甘不愿的样。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。
  没成想,这缘一勾上了,就好些年。
  他们那一片儿玩得开,满小区的同辈他俩都认得,多半是俩人里哪个去惹了祸,回头干架认识的。
  如今是上了大学,两个人算是更加难见面了,也就假期在小区里走动能见上两眼。
  想到那人,刘羽禅就忍不住笑。
  “喂喂……笑什么呢笑!给我来十个币子。”
  抬眼就看到了一片阴沉。还有本事说别人,你曹魔王这脸就白?皱个眉还以为自己是地狱阎王?刘羽禅忍不住笑出声。
  “嘶——你这什么毛病。快点!”曹焱兵看了眼刘羽禅,不耐烦地催起来。
  怎么觉得,这人有点心虚呢?
  又抖什么坏心眼了?跟一堆初中高中小屁孩闹他也拉的下脸?刘羽禅探究地看向曹焱兵。
  来人摸了摸鼻子,越发的窘迫。
  奇了。
  曹魔王也有这时候?
  刘羽禅睁眼笑眯眯看着走远的人,身边的几个妹子也吓了一跳,这这这……开眼了?这要是被曹焱兵知道了又要笑好些日子。刘羽禅则依然饶有兴味地盯着那边。
  那人突然就停了步子,安安静静坐在凳子上看着一众疯狂投币的学生。这么乖?什么情况。
  曹焱兵攥着游戏币蹲了一下午,刘羽禅就端着杯水盯了一下午。
  快关门了,曹魔王这才鬼鬼祟祟走动起来,蹭到了游戏机旁边蠢蠢欲动。
  刘羽禅细细瞧了一眼,差点没笑出声。远处的人挠着头,有些困窘地投币,钩子随着摇杆动了起来。
  抓个娃娃其实也没什么,关键是你抓的那个机子里装的都是些粉红色系的物件就略鬼了。就为了这耽误曹魔王一下午?
  刘羽禅悄声摸了过去,曹焱兵涨红了脸半天抓不上来一个。
  “噗你还记着呢?”刘羽禅低头看了眼,止不住笑。
  大约是小升初那会,小区里办了个交换旧物的活动。刘羽禅特意把小时候玩的洋娃娃拿来了,曾一度被曹焱兵嘲笑的愤恨依旧萦绕在那幼小的心灵上。虽然到了如今,刘羽禅只觉得,他哥给他买洋娃娃才是最过分的。
  然后他就拿来坑曹焱兵了。满心欢喜地看着曹小魔王红着脸拿起了粉红洋娃娃。
  如今这机子里的,和那个除了衣服几乎一模一样。似乎是一个系列的。
  “你说啥?”
  “说你。”
  说你好玩呗。
  嘴上说着厌烦,心里头还宝贝着呢。那娃娃四舍五入勉强算是他俩第一次赠送礼物。曹焱兵给的那把玩具光剑如今也都掉了漆。
  说到底,是冤家路窄还是惺惺相惜都扔了吧。今后还得继续烦下去。
  隔天,曹焱兵收到了全系列的娃娃。
  干!

评论(5)
热度(13)
© /Powered by LOFTER